最新消息 > 搬家故事

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ifeng.com/gundong/detail_2013_05/16/25345898_0.shtml

原標題:搬家故事剛搬到閔行時,從老家到新家打的要60元,所走的路都是不熟悉的。先生在搬家公司的大卡車上押車,押我們這輛出租車的三個(包括一個來幫忙的朋友)卻都不認路,只知道過了錦江樂園就不遠了,又開了多久實在也不知道。這樣的地方我們叫它“鄉下”,如今也許有些委屈,但這里的陽光委實強烈了些,風也委實威猛了些。第二天早上醒來,看見一只杯子的影子在窗臺上竟然伸展得那么長、那么遠,竟有些感動,這個早晨好安靜啊!接下來的幾個早晨,我都要靜靜地多躺一會兒,看杯子的影子,或者就是窗簾的影子,或者就是窗本身的影子,或者是窗外飛翔的麻雀的影子——當它們拐彎飛行的時候,我的眼睛才仿佛醒來,如果這時候,它們再歡歡地叫個一聲兩聲,我才知道我的眼光碰墻了,沒有目標了。也許這不能叫眼睛醒來了,而應該叫睡去……我仍是第一個起來,然后叫醒每一個人。太充足的陽光,太寂靜的早晨,也不光是讓我一個人發暈。在小房子里住久了,對陽光和寂靜的饑渴太強烈了,睡得多一點,躺著久一點了,雖然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。接下來的一周,先生帶著兒子出遠門旅行去了,這是早在計劃之中,而我因為工作被排除在計劃外單列了。開門關門一個人,除了干活,就是看景,基本上也等于是一個人跑到了荒郊野外。舊的一天告別的時候,新的一天來臨的時候,如果屋子外的貓也不叫,狗也不叫,那只能由我來叫上一聲了(當然是有控制的)!如果房子不會走路,那就讓我來走吧:從一間到另一間,從南窗到東窗到北窗,大步或者小步,或者如舞步,或者跨越式的……這么奇怪地走來走去的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電視不好看,電話又沒有,我坐不下來。而讓我尋尋覓覓、傷透腦筋的通訊錄,也許在已經拆封的哪個口袋里,也許在還未拆封的哪只紙板箱內。但我總懷疑在潛意識中自己存著一份故意:我想失蹤,我想暫時不告訴別人我在哪,我想一個人虛虛地、也是滿滿地面對這個地方——這是我自己心緒寧靜時下的結論,但下一個五分鐘里也許就會徹底推翻。因為這樣的寧靜太過于古典,而我其實還是個現代人。星星,夠了;蛙鳴,夠了;杯子的影子,也夠了;還有一個人的獨處,也大概夠了。開門關門的時候,偶爾碰到鄰居家的女主人,她也在關門或者開門。我們是友好鄰居,在兩家的門口,臉上都帶著笑,說上幾分鐘話,然后走路或者關門。這是現代好鄰居的關門聲,如果沒有必要,就不會互相推門、互相打擾,這是禮貌。可是我們的女鄰居,有一次非常動情地告訴我說,我家搬來了,她真高興。她女兒在國外,而丈夫又時常出差,所以這個“一梯兩戶”的樓層里,有一段時間就是她一人……于是我把我家的電話抄了給她,我說如果有事可以給我們打電話。當然也沒事,也就沒有電話來。其實我倒想給她打電話的,可我也沒事。正當寂靜被我醞釀到十分,醞釀得胡天野地時,有一個客人的來訪,真是讓我又驚又喜。可它既沒有預約,也沒有按門鈴,竟是從窗子外一步跨進來的,說它“不速”應該是確實的。那時我下班剛回到家,剛把窗子打開,它就來了。我沒看到它飛,我剛把北窗的右邊的小窗開了一條縫,它就進屋了,高舉著兩扇翅膀,卻“啪”的一下摔到窗臺前的地板上,我靠近它,它卻立馬就跑了。我肯定它是“跑”,而不是飛。那一路小跑,在地板留下了一道清晰的灰痕,在這間房的門口它稍作了停留,像是在思考接下來的路程,也像在觀察我的動靜。我當然不會拿起什麼拍子或棍子去跟蹤它、打擊它,可是一只鳥跑到了不該來的地方,總是不應該的。我想它總應該有一個特別的理由,比如說拜訪我。也許它想:反正你也沒什麼要緊的事要做,比如打電話的工作;反正你在屋子里再走幾個來回,也碰不到一個人,碰到一只鳥也好啊……可是鳥的路和人的路,畢竟不一樣。我剛走了幾步,它就不見了。每個房間我都進去看過了,包括廚房,也包括衛生間。我想是我走錯了地方,還是它呢?我把所有的窗門都開得大大的,希望它能看見,也能知道,回家的路想回就有,不用找。而它仿佛并不急,快一小時了,我還以為它早已離去。可是就在我咳嗽一聲的時候,它跑了出來,在一塊窗紗上,倒掛著自己,挺悠然的樣子。我走近它,用燈光告訴它:該走了,時間不早了。可這個莫名其妙的家伙就是不理我,無奈之下,我只好揚著手下驅逐令了。可當手揚到一定程度,突然就停在那里發愣了。因為我清楚地看到它根本不是什麼小鳥,而是一只翅翼長長的蝙蝠。它從哪里來,要到哪里去?在這個城市我可從沒見過它,我其實不認識它。而它認識我嗎?它想認識我嗎?我呢?我不知道。蝙蝠,在一本辭海里,我打聽著它的消息。它這一類,有的吃蟲子,有的吃果子,還有可怕的竟要吸血。那么這一只是哪一種呢?窗外的麻雀時刻飛來飛去,可是那里沒有它。那只蝙蝠再也沒有飛回來過。可記憶里有一個夜晚,它曾在我的眼前轉了幾圈,我還為它擦過“腳印”,關于它其他的“人氣動作”,我卻什麼也沒發現。也許倒過來,理解就容易多了,我的世界一覽無余。是不是,我家的第一個客人,蝙蝠?也許誰也沒法讓你回答問題,這不像查資料。而你的來訪也是可望不可即,可遇不可求,可一不可再的——那么我的提問就此打住。

關鍵字標籤:新竹搬家公司費用

 
painting,坐月子禁忌 坐月子中心提供好吃的月子餐與月子餐外送
透過月子餐食譜,享受新竹坐月子中心 ‧駐點清潔
給您月子餐外送服務,讓您不用為月子餐煩惱